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美女大学生在敬老院慰问
美女大学生在敬老院慰问

林琳、婷婷和蜜儿是护士学校的同班同学,三人今年都上大二,20岁的她们正处在花样的年华,苗条的身材更使她们成为男生心目中的大众情人。

今年暑假她们班要搞一个社会实践活动,主题是到敬老院慰问孤寡老人。

活动的任务自然又交到了林琳她们这三个女生身上,理由当然还是她们能歌善舞,长的漂亮,身材又好等等—-学校的团委书记好不容易联系到一个敬老院,对方本来婉言谢绝,说是年纪大了不想被很多人骚扰,当听说只有三个女生来表演几个节目并只住一晚时,对方的口气立刻转了个大弯,一口答应了。

林琳她们几个顿时兴奋起来,听团委的李书记介绍,那个敬老院离城区很远,大约住有20多个老人。

去慰问的时间就定在这个周末,李书记还叮嘱她们一定要准备好节目。

星期六的上午,林琳、婷婷、蜜儿和李书记一起搭上了开往敬老院的长途客车,整整颠簸了7个钟头,又下车走了1个多小时才来到一个山脚下,隐约看见山坡上,树林深处有几栋两层的楼房,这时天都快黑了。

蜜儿抱怨道:这么远啊,脚都走疼了,这是什么鬼地方呀?李书记忙说:等会进去了,这种话可千万不能说!听见了没有!你们可代表了我们学校的形象!说着一行四人来到了敬老院门口,看门的老头一看见是她们,连忙打开门让她们进来,随后厚重的铁门在婷婷她们身后重重的关上,林琳她们却想不到从看门的老大爷眼里射出一道淫邪的光,在她们苗条的背影上扫描,最终停留在她们被紧身牛仔裤包裹的格外浑圆的屁股上。

她们被领到一间大房子里,里面已经挤了大概20个老头,有的看起来50多,有的只怕60开外。

李书记先说了一番大话,接着敬老院的三个代表把简单情况介绍了一下,这个敬老院共有老人20名,除了这个大活动室,还有三栋二层的宿舍,楼长分别叫狼哥、虎哥、豹哥,据说这是他们乡下人起的小名。

第一个节目是三个女生的现代舞,她们穿着紧身的白上衣和紧绷的牛仔长裤,在20个老头面前舞动自己年轻性感的身体,一道道色咪咪的眼神像一束束探照灯,在蜜儿她们高耸的乳房,细细的小蛮腰和圆滑上翘的屁股上扫描着。

节目结束了,这三个女生也累的娇喘吁吁。

李书记有事连夜回去了,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林琳她们一定要待人热情,有礼貌。

林琳她们随后来到安排好的小房间里吃晚饭。

林琳想到什么似的,吃吃的笑了起来,眼睛盯住婷婷的胸部,婷婷脸立刻羞红了:讨厌!–你笑什么呀??林琳笑道:你刚才跳舞的时候没发现,那些老头的眼睛专盯着你的两个大奶,好像想要咬两口一样!呵呵—婷婷红着脸,嗔道:瞎说!–他们都一大把年纪了,哪会像你说的那样啊!–你坏死了!蜜儿在旁边帮腔:林琳你还说别人!–明明是他们都盯着你的屁股看。

谁叫你的屁股长的这么翘!嘻嘻—三个女生顿时笑成一团。

笑了一会,她们各自换好了衣服,准备晚上各自到那三栋宿舍楼里的个人节目。

林琳换上了一件薄薄的无袖紧身上衣,里面胸罩的形状都看得清清楚楚,下面穿了一件白色的紧身长裤,把她圆滑的臀部衬托的更加丰满上翘,连里面小三角裤的轮廓都看的见。

婷婷笑着说:林琳你穿的这么薄呀,里面的—-都看见了!林琳扑过来要掐她的嘴:你们两个穿这么短的裙子,大腿都露着,还说我!三个女生闹了一会,各自来到那三栋宿舍楼门前,宿舍的大铁门在她们身后立刻关上,还上了一把大锁。

林琳的心突然狂跳起来,随后她又安慰自己:怎么这么胆小??他们都是孤寡老人,我怕什么呀?想到这里,才定睛看清屋里的情景,一楼的房间很小,中间放了一张大床,旁边有又一张桌子,屋里简直没有活动的地方了,何况里面还有8个老头,其中一个林琳刚见过,是这栋的楼长,叫什么?T哥的,好像50多岁。

这老头长的不高,看起来却很肥胖有力。

林琳甜甜的自我介绍:爷爷好!我叫林琳,今年20岁。

我今天给大家跳个舞吧!几个老家伙立刻叫好,狼哥淫笑着说:就把上午那个扭屁股的舞再跳一遍吧,哈哈!林琳听他这么说A脸立刻羞的发烧,可又不能发作,只有硬着头皮,开始扭动自己的细腰肥臀。

这次林琳穿的更薄更透,两座挺拔的乳峰虽有乳罩的紧紧束缚,却还是在林琳舞动的过程中上下晃动,林琳也感到这些老头的眼光好像真的只盯着自己的胸部和臀部在看,她顿时一阵慌乱。

好不容易跳完了,狼哥淫亵的说:小姑娘,给你提个意见成不?你总是这样跳,多单调呀,换一换形式嘛!林琳连忙说:爷爷你说呀!怎么换?我马上改!狼哥嘿嘿的说:跳一会,脱一件衣服!反正你穿的少,跳完就脱光了!哈哈!—其他7个老家伙顿时哄笑起来。

林琳的脸涨得通红:不!—不行!—-你—-你们!–林琳气的话都说不出,这时一直开着的电视里报导了这样一则新闻:据公安机关的调查,最近发现25年前发生在某某省的多起杀人案的20名罪犯,已经潜逃到了我省,据可靠消息,他们伪装成无家可归的老人,躲藏在敬老院已经多年,等等——林琳突然看到这样一个新闻,顿时吓的心中一阵狂跳,看着这几个老头淫邪的盯着自己,林琳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知道今天自己一定在劫难逃了。

狼哥狠狠的说: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还不快脱!—让老子爽够了就放了你!—-不然!-哼哼!—–软弱的林琳终于屈服了,在8个老色狼的注视下,林琳慢慢的脱下了自己的无袖上衣,露出迷人的香肩,和被白色文胸束缚的高耸入云的双峰。

房间里男人的喘气声越来越粗重,林琳在他们的威逼之下,用发抖的双手缓缓褪下自己紧身的长裤,露出她平坦的小腹,光滑如玉的双腿,和腿间被小三角裤遮盖的少女神秘的阴部。

林琳本能的用手挡在下身前面,发抖的问:还要—还要–脱吗?狼哥淫笑着:不用脱了!—哈哈—老子亲自来!说着走近林琳,林琳本能的后退,可后面是墙,再也退不了了!狼哥把他肥胖的身体紧紧贴在林琳半裸的身上,两只长满老茧的大手紧紧按在了林琳坚挺的乳峰上,虽然隔着文胸,林琳还是感到一阵热力从他手掌传到乳房上,林琳禁不住叫了起来:不要!—-求求你!—-别这样!—-嗯—-不要!—不—-林琳娇柔无力的求饶声,让狼哥越发的兴奋,他熟练的解下林琳的乳罩,扔在地上,林?Y饱满的一对玉乳就这样赤裸裸的呈现在这8个老色狼的眼前。

没有了文胸,林琳的两个奶子依旧性感的挺起,乳峰的顶端那两个小乳头仿佛两粒红嫩的葡萄,等待男人来吮吸。

狼哥用他粗糙的手掌紧紧握住了林琳这对高耸的奶子,开始像揉搓两团白面一样抓、捏—一边狠揉林琳的肥乳,一边用他兴奋的发抖的声音叫着:小骚货!—奶子这么大!—是不是早就被男人玩过了!—小贱货!—-叫啊!—再大点声!—嘿嘿!–不要!—-啊!—好疼!—–求你了!—-别再揉了!—–啊!—轻—-轻一点!—-林琳眉头紧皱,极力想忍住来自乳房的性刺激,可狼哥太用力了,好像想把自己的乳房揉烂似的。

好容易狼哥松开了手,可乳头突然又是一热,林琳低头一看,狼哥竟然一口含住了自己的乳头,林琳觉得自己敏感的乳头被一条灵活的舌头快速的舔弄,一阵阵快感竟然从乳头传遍全身,自己那两个不争气的乳头已经胀的硬硬的了。

狼哥松开了口,把林琳的乳头从嘴里吐出来,林琳的嫩红的乳头已经变大了一倍,狼哥粘乎乎的口水正从乳头上滴下来。

小骚货!—他妈的奶子这么敏感!—这么快就硬了!–哈哈!–狼哥得意的笑着,其中夹杂着两外几个老头淫亵的笑声。

在他们的怪笑声里,狼哥突然抓住林琳薄薄的三角裤,用力一扯,只听嘶的一声,林琳的神秘的少女下体完全暴露在了老头们的眼前。

平坦的小腹下,是一片浓密的黑毛,一直从阴埠向下延伸到林琳紧紧夹住的大腿间,狼哥蹲下身子,把他那张臭烘烘的嘴贴在了林琳的阴埠上,来回的用舌头舔着,林琳本能的夹紧大腿,不让他的舌头进到里面。

狼哥不耐烦的吼叫起来:老二!–把这个骚货的大腿拉起来!快点!另一个60多岁的老头连忙走过来,用力拉起林琳的左腿,抱在自己腰间。

林琳只有一条腿站立着,背靠着墙,下体完全显露在狼哥眼前。

狼哥淫笑着抱着林琳的屁股,舌头开始在林琳两片肥厚的大阴唇上游走,慢慢的伸到那道肉缝中间。

林琳疯狂的摆动屁股,想躲开他的舌头对自己私处的攻击,可狼哥却不依不饶的的用他温热的舌头不停的舔弄她最神秘的处女地,林琳突然觉得阴道一阵酸麻,一点热热的水向外流出—–林琳心中低呼不要!,可那半透明的几缕淫水却从肉缝里渗出—–狼哥淫恶的浪笑:小贱货!—这么快就流水了!—-让他们几个也好好看看你的骚穴!说着,猛地抱起林琳曲线玲珑的裸体,放大旁边的大桌子上,林琳刚想并拢双腿,却感到自己的脚踝被两个老头握住,用力的向两边?啋满坐K字大开!林琳觉得自己很像是一块砧板上的肥肉,任由屠夫们宰割。

林琳仰面躺在桌子上,两条大腿张的大开,墙上强烈的灯光把林琳神秘的阴部完全暴露在这群老色狼面前。

8个老头都围在桌子旁边,贪婪的欣赏着桌上这个美女的下身。

林琳倒三角形的浓密阴毛从阴埠一直延伸到大阴唇两边,两片肥厚的大阴唇紧紧的闭着,只有一点亮晶晶粘液从里面渗出荂C林琳还是头一次被人这样看自己的阴部,她都能感觉到几个人喘的热乎乎的气喷在自己两片阴唇上。

狼哥把自己的一只手按在林琳的阴唇上,中指正好放在林琳两片肥厚的蚌肉中间,来回的摩擦,很快他就感觉手掌里面湿乎乎的一片,松手一看,从大阴唇的缝里面流出越来越多的白色粘液,林琳叫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淫荡了:啊—–不要!—-嗯——轻轻—-轻一点!—-好痒——-嗯!—–好难过!—–他还发现林琳一个生理上的细微变化—原本紧紧关闭着的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在他粗糙的手掌的搓揉下,本能的充血胀大,开始向两边微微分开,露出了里面红嫩的两片小阴唇,黄豆粒大小的阴道口也暴露在这些老色狼面前!狼哥捏住林琳两片肥厚的大阴唇,用力向两边拉开,林琳最神秘的性器官被他这样粗暴的玩弄和分?},露出了被阴毛和大阴唇遮掩的处女地。

他们贪婪的看着林琳红红的小阴唇和更深处的尿道口、阴道口,狼哥忍不住把他粗糙的食指伸了进去—-只见桌上一个性感的青春美女大张着白玉般的双腿,两腿间的女性器官被一个老年男人死命的向两边扒开,女生那两片肥厚的阴唇再也不能挡住什么,少女鲜红的小阴唇都快露出在体外,整个房间里充斥着女生娇媚的哼叫。

林琳无力的在桌上扭动着,忍受着来自阴道里面的性攻击。

随着林琳的叫声越来越大,从她的肉缝里渗出的白色粘液也越来越多,顺着阴唇流到肛门上—大腿—-屁股——-一直流到桌上。

狼哥粗糙的手指越来越放肆和大胆,开始只是普通的一抽一插,慢慢的变成了电钻似的快速转动,他长满老茧的手指在林琳柔嫩的阴道深处抠挖着,林琳只觉得阴道口一阵阵的酥麻,本能的想夹紧双腿,可他却大力的扳开林琳的两条大腿,看着林琳原本紧闭的两片大阴唇被他玩的向两边分的大开,白浆一股股的从阴道口涌出来—–狼哥再也忍不住了,脱掉了自己的三角裤,他的粗大阳具和他矮胖的身材极不相称。

他得意的把自己的肉茎在林琳的下体前晃动着,好像在示威似的!林琳低头一看,吓的几乎晕去,狼哥的鸡巴足有20公分,因为过度的兴奋阴茎表面布满了血管,这哪里像是一个人的生殖器,倒像是一头狼的阳物。

林琳吓的心中狂跳,哀求道:求求你!—–饶了我!—不要!—–请你们!—放过我吧!–呜呜——可狼哥已经兽性发作,把自己的大龟头紧紧贴在了林琳的两片肥嫩的蚌肉里,开始沿着林琳的肉缝上下摩擦,从尿道口到阴道口再向下到肛门,往返了几遍之后,他铁硬的龟头上已经沾满了林琳流出的滑腻淫水。

这一次他把龟头移到林琳的阴道口上,没有再向下,而是屁股突然向下一沉,龟头整个被林琳小小的阴道口包住了。

林琳猝不及防,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尖声惨叫着拼命摆动细腰和屁股,想摆脱他鸡巴的侵犯。

狼哥低头看着在桌上痛苦挣扎的林琳,视线从她高耸的双乳移到她蚌壳大开的下体,自己那根老油鸡巴只插进去一小半,插进去的那一小半只觉得又酥又麻又暖和,外面的一大截就更想进去了!他恶狠狠的再一次猛用腰力,这次20厘米的粗大鸡巴全都戳了进去。

林琳疼的直叫:哎哟!—–唉!—-疼!—疼死了!—不要!—–快停!—–啊!—–救命啊!—-哎呀!—–狼哥闭上眼停了几秒钟,静静享受起鸡巴给予他的奸淫这个年轻美女的快乐。

他觉得自己的鸡巴好像被一根细细的橡皮套子牢牢箍住,等了几秒钟,他感觉从林琳下体里分泌出了更多的润滑液,他这才开始三浅一深的前后抽动,林琳的叫床声则随着他抽插的深度和力度不断变化,他听的更是血脉喷张,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粗野,说的话更是污言秽语不断:小骚货!—-你的小骚逼里好多水呀!—–妈的操的真爽!—小婊子!—-小烂逼好紧!—–噢!—–戳烂你的逼!——戳死你个小婊子!—–噢!—-我操!—操死你!–因为林琳躺的这张桌子比较高,狼哥矮胖的身体每抽插一次都不是很顺利,于是他抽出鸡巴,对林琳说:小骚货!下来!—–手撑着桌子!—–快!—把屁股对着我!—。

林琳刚摆好这个姿势,他就又迫不及待的把鸡巴挺进林琳的体内!围观的那几个老头都色咪咪的看着,一个身材苗条的年轻女孩,正在他们眼前被迫摆出最能激起男人野性的性交姿势,她胸前两只饱满的乳方向下垂着,随着屁股后面的猛烈冲击而前后晃动。

这个姑娘的屁股是那么浑圆上翘,而她白嫩的屁股正被他们的老大—狼哥用手紧紧掐住,白嫩的臀部肥肉都从他肮脏的指缝间冒出来,而狼哥好像还嫌不够用力似的抓着,以至于这个女孩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了一条条他抓的红红指痕。

狼哥自己也低头不断欣赏,看着自己的粗大肉茎在怎么样奸淫这个城里来的年轻姑娘,他越看越兴奋,戳进去的力度和深度也越来越大!终于他的龟头一阵麻痒,滚热的精液从他的阳具里射出,从他的鸡巴和林琳阴道口的结合处流出一大滩白浆,顺着林琳光滑的大腿内侧流下来。

狼哥的吼叫声终于停息了下来,已经半死不活的林琳被他扔到床上,白白的屁股上是十条红色的指痕,大腿内侧沾满了混浊的精液。

老二你到是快上呀!—他妈的发什么呆呀!—快点!—肣怓搰搷A怎么操烂这个小骚逼!—–哈哈!狼哥残忍的笑着,老二看了这么久,早就忍不住了,没有老大的命令哪里敢上,现在他急忽忽的爬到床上,抱起林琳的屁股,让林琳保持马后炮的姿势,然后脱掉了内裤,露出他黑乎乎的阳具!林琳突然听到其他几个老头发出的怪笑,想回头看看自己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侧头却看见床边的大衣柜上有一面镜子,正好映出自己手撑着床,屁股翘着的淫荡姿势,突然她看见在自己屁股后面正跪着一个60多岁的老头,他的胯间挺起了一根怪物,黝黑发亮,又粗又长像是一根手电筒!林琳尖叫一声想逃,可自己的腰却被身后的老家伙紧紧抱住,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从镜子里看着那个老色狼把那根黑色的手电筒顶在了自己的阴道口上,随后阴道口一阵撕裂般的痛,林琳禁不住惨叫起来:哎呀!—-疼死了!—-不要!——求求你!—呜呜—-不要!—-啊!—-撑裂了!—-可身后这个老头却兴奋的喘着气,把他那根老鸡巴一节一节的慢慢戳了进去。

林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阴道里可以容的下这么粗长的巨物。

那几个老流氓都围在床边,死命的盯着林琳的屁股,看老二的鸡巴怎么样在一紧一退的奸淫着这个曲线玲珑的女孩,生怕漏过一个细节。

女生趴在床上,男人从背后插入的姿势最容易激起男性的兽性,何况趴在床上的还是像林琳这样的美女,老二已经顾不得什么几浅几深的插,他几乎每一下都用尽全力,直到龟头顶到林琳的子宫口。

林琳被他的蛮力顶的全身一前一后的不停摇耸,林琳只觉得屁股被他抓的好疼,阴道里更是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向下垂着的两只乳房不听使唤的跟着前后晃动,扯得她乳根好疼。

林琳情不自禁的呻吟,叫喊起来:不要了!—–呜呜!—-人家受不了了!—-饶了我!—求你了!—–快!快停下——-呜呜!——好疼!——??—饶了我!—-呜呜小骚货!—-你叫啊!—–老子戳死你!—–噢!—-噢!——–我戳!—–我戳!—–老二在林琳屁股后面兴奋的吼叫,一点不像60多的老人。

林琳的下体完全被他操翻了,两片大阴唇红肿胀大,向外翻开,红嫩的小阴唇则紧紧含住了老二粗黑的肉棍。

老二的淫棍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不少的白色粘液,鸡巴抽插发出的淫声也越来越大!老二这样的猛戳了大概半个钟头,一阵快意从他的龟头传出来,他再用力的戳了几下,终于精门大开,浓浓的精液灌进了林琳的阴道里。

林琳觉得阴道里那根硬梆梆的肉棍开始剧烈的抽搐、抖动,热乎乎的液体流进了自己阴道的深处,随之像滩烂泥似的倒在床上。

狼哥和老二已经玩过了林琳,剩下的六个老头早就忍耐不住,一起扑在林琳的裸体上,林琳软弱无力的躺在床上,只有任由着六个可以做自己爷爷的老头,在身上乱揉、舔咬自己红肿胀大的乳房,扒开自己的大小阴唇向深处窥看,最后林琳无力的任由他们摆成各种姿势,一根根铁硬的鸡巴在自己的阴道里疯狂的抽动、射精!一直持续到半夜,这帮老流氓才暂时从林琳身上的到了满足,可怜的林琳身上到处是男人射出的脏臭秽物,尤其是她娇嫩的性器官更是惨遭蹂躏。

两只白?鄋漕觼苳W到处是男人的牙印和白色的粘液,大张的双腿间本来紧闭的两片肉蚌因为充血多度变得红肿,向外大翻着,阴道口微张,从里面还在源源不断的吐出混浊不堪的男性脏物。

狼哥看着瘫软在床的林琳,淫笑着说:这小骚货的逼可真滑!—干的老子好爽!—-可惜她的逼已经被人先操过—-妈的!—-是个二手货!骚婊子!老二却在一旁邪邪的淫笑着:她的贱逼是被人先干过!—可俺敢担保—这小骚货有个地方保证是原装的!—就看老大你愿不愿意操?!—哈哈!狼哥恨恨的骂道:放你娘的屁!–老子连她的嘴都插了!—她妈的还有哪个地方没有操?!老二连忙赔笑:老大你别生气!—我说的那地方就在这小婊子的大腿间。

狼哥骂道:大腿间不就是她的烂逼!—-你还要我操她撒尿的洞不成?!这个小骚货除了撒尿,她还要—-不知道大哥你愿不愿意操那个洞?老二坏坏的邪笑着。

这时屋里的其他几个老家伙都听明白了,顿时嘿嘿的淫笑起来。

林琳恐惧的睁大眼睛,看着这8个五六十岁的老头,他们的粗丑阳具又一根根的突然暴起!可是林琳实在是累的没有一点力气,当狼哥从背后抱住自己的屁股时,林琳没有一点挣扎,她的阴道除了疼已经没有了什么感觉,狼哥粗硬的鸡巴还是和刚才一样在自己的下体上摩擦,从尿道口移到阴道口再到屁眼,一遍遍这样,可这次狼哥的龟头停在了肛门上而不是阴道口。

林琳突然觉得自己的屁眼一阵胀痛,他难道想要从自己的屁眼里插进去??林琳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可那根粗硬的阳具却在一寸寸的插进自己紧小的屁眼里,林琳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扭动自己丰满的臀部,可那根滚烫的肉茎却紧紧插在肛门里怎么也甩不掉,相反那根鸡巴插的力气越来越大了!林琳的屁眼在狼哥眼前胀的有鸡蛋大,狼哥的鸡巴从来没有进过这么紧小的洞穴中,噢!—-她妈的真爽!——好紧啊!—-噢!—–狼哥舒服的吼叫着,这次只戳了不到五分钟,他就在林琳的肛门里狂喷而出,林琳的雪白的屁股上顿时被他射﹞F滑腻腻的精液。

其他几个老流氓再一次一个个的轮流而上,在林琳紧小的屁眼里发泄着他们的兽欲,等他们轮完一遍,林琳的屁眼已经又红又肿,肛门上更是糊满了老头们射出的白色浓精—美女大学生敬老院慰问反被色老轮奸3蜜儿来到三号宿舍楼门外,当大铁门在她身后关起来时,她背脊一阵发凉。

随即房间里的情景又让她放了心,房间里面只有5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其中一个蜜儿还认识,叫豹哥,是其中年纪最大的一个—都70了。

蜜儿甜甜的自我介绍一番之后,就开始她今天的节目—笛子独奏。

可吹的过程中,蜜儿却奇怪的发现,她的这些老年听众的眼睛不是看她吹笛子的嘴,而是在看自己高耸的乳房和超短裙下露出的雪白大腿。

一曲终了,那个年纪最大的豹哥问:小闺女!—你这吹的是什么呀?蜜儿甜甜的一笑:爷爷!—这个叫做笛子!您没见过吗?豹哥淫笑着说:咱爷几个只见过女人吹箫,没见过大闺女吹什么笛子的!–哈哈!蜜儿根本不懂他话里的肮脏含义,还笑眯眯的回答:爷爷你不知道!我也学过吹箫的,不过很难学的,很难吹的好听!豹哥他们见她不懂,更兴奋了:大闺女!–你学过吹箫?—那箫是什么样的?哈哈蜜儿兴奋的说:我知道啊!是一根又粗又黑的—-豹哥接着问:你那根箫多长呀?

蜜儿说:大概有1米吧!屋里的5个老头顿时哄笑起来,你吹的是驴子的那玩意儿吧——哈哈!豹哥淫笑着:大闺女!–你的嘴巴这幺小,那根箫只怕含不进去吧!蜜儿脸一红,说:对呀!嘴张的好累,爷爷你怎么知道的?豹哥邪笑着:闺女!你那根箫是不是吹不响呀?

会不会吹的突然从箫里面喷出热水,射到你嘴里面?啊?—哈哈蜜儿瞪大一双妙目,说:不会呀?箫怎么会突然喷水呢??哪里有这种箫卖呀?豹哥淫笑着,咱这里就有5根这种箫,又黑又粗,你要是来吹,根根都会向外喷热水!哈哈哈—-蜜儿疑惑的问:在哪里呀?

豹哥嘿嘿的笑着,指了指自己的下体,蜜儿终于明白了,顿时羞的脸通红。

也就在这时,蜜儿看到了那则新闻,才知道面前的5个老头竟然都是潜伏多年的杀人狂,胆小的蜜儿吓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有任由他们摆布。

蜜儿突然硬起心肠,说:我只提一个条件,你们年纪这么大一定要答应我。

豹哥爽快的问:什么条件?我们这几个糟老头又有什么好处?蜜儿声音发抖的说,可语气装的很坚决:只要你们不—不那个我—你们要我干什么—-我都—都答应!几个老流氓色色的笑着:什么叫那个你?蜜儿红着脸,娇羞的说:就—就是–你们的—那个—-鸡—鸡巴—不能插到我的阴—-阴道里面—其他的我都答应!—-5个老头哄笑着说好!豹哥淫笑着说:咱爷几个都答应你了!—你也让咱爷们爽一爽!—快把衣服脱了!—快!—-蜜儿红着脸,慢慢褪下了吊带背心,露出浑圆的玉臂和饱满的双峰。

脱裙子!—快!—-蜜儿含泪解开了裙扣,一条白短裙落在地上。

现在蜜儿只剩一件小小的乳罩和三角裤包裹着她的性器,可豹哥还不愿放过蜜儿:把奶罩解了!蜜儿一狠心,解开了胸罩,一对挺拔的白嫩乳房展现在这几个老流氓眼前。

没有了乳罩的束缚,蜜儿的处女玉乳还是向上高高的耸立着,顶上是红豆大小的乳头。

在蜜儿的尖叫声里,豹哥的两只魔爪一手一个的紧紧抓住了蜜儿最敏感的奶子,毫不怜惜的用力搓揉。

他一紧一松的捏着蜜儿肥大的乳房,白白的肉从他的指缝中露出来。

在他熟练的玩弄下,蜜儿紧咬的嘴终于张开了,发出了迷人的呻吟:好爷爷—-轻一点—嗯—-不要了——不要——蜜儿迷人的娇哼更加刺激了豹哥的性欲,他淫亵的用粗糙的手掌摩擦着蜜儿红嫩的小乳头,这可是蜜儿对性刺激最敏感的部分,蜜儿被他玩的乳头立刻变得硬硬的。

蜜儿用力的扭动着身体,想摆脱他的手掌,可蜜儿扭动着的身体让豹哥更加的兴奋,他松开一只乳房,低头把蜜儿的一个乳头含在了嘴里,用舌头快速的舔弄。

啊——不要这样!!—–嗯—–好难受——不要!—-求你了!蜜儿尖叫着。

可她的乳房却开始有了变化,一对乳房被他揉搓的越来越胀大,比平时要整整大出一圈,他恨不得把蜜儿整个乳房都吞下去。

蜜儿这对迷人的奶子被豹哥整整玩弄了10几分钟,蜜儿已经没有一点反抗的力气了。

豹哥突然脱掉裤子,露出他那根巨大的鸡巴,淫笑着对蜜儿说:小骚货!—快来含着老子的鸡巴!—快!–蜜儿心中一阵恶心,可她哪敢反抗,只有慢慢蹲下身子,把嘴凑近豹哥胀的紫黑的龟头,豹哥的龟头胀的几乎有个乒乓球大,龟头前端的马眼里已经兴奋的流出了一点粘液,蜜儿还是头一次把嘴这么凑近一个男人的肉茎,何况这个男人还是个年纪比他爷爷还大的老流氓。

不过这样总好过这个大鸡巴—在自己的下身里头乱捅乱戳—–蜜儿想到这里脸都红的发烧。

蜜儿闭上眼,张开樱桃小嘴,把豹哥臭烘烘的龟头含在了嘴里,蜜儿的小嘴顿时被胀得满满的,蜜儿本能的呜呜的哼叫着,可豹哥好像并不满足,只见他屁股向前一挺,把自己那根老油鸡巴大半戳进蜜儿的小嘴里,直顶到蜜儿的喉咙,蜜儿慌忙的握住豹哥的鸡巴根部,不让他再进入。

豹哥这才满足的前后摆动腰部,带动他那根肉茎在蜜儿?漱p嘴里快速的进出。

那4个老头兴奋的看着他们的老大正把一个只穿了一条三角裤年轻姑娘按在腿间,那根黑乎乎的阳具在这个曲线玲珑的女孩嘴里快速的抽插,只见一缕缕白沫从这个女孩的嘴角流淌下来。

他们的老大还在兴奋的吼叫:小骚货!—–噢!—-好爽!—-噢!—–蜜儿的嘴对他的鸡巴来说实在是太小、太紧了,何况蜜儿C慢的还会用舌头舔他的龟头,吮吸他的鸡巴。

豹哥弄了15分钟,就忍不住鸡巴一阵颤抖,一股腥臭的浆液猛的喷进蜜儿的小嘴里,蜜儿皱着眉头,一口含住他的精液,可嘴里的那根鸡巴还在不断射出,射的自己满脸都是,不少都顺着流到了乳房上。

可旁边还有四根已经耸立多时的丑陋阳具,蜜儿红着脸,轮流一根根的吮吸、舔弄—等把这几根鸡巴都弄的射精了,蜜儿已经累的气喘吁吁,嘴里都是男人肮脏的白浆。

蜜儿天真的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没想到豹哥突然淫笑着说:小骚货!—-快把裤子脱了!—-让咱爷们看看你的小骚逼!—蜜儿一听吓得浑身发抖:你们!—你们!–答应过我!—不—用鸡—-鸡巴插我的!豹哥淫笑着:老子又没有说操你的骚逼!—-俺们只是想好好看看—你的骚逼长什么样–哈哈—其余几个老头跟着一起淫亵的奸笑。

蜜儿只有站起身,慢慢脱下自己本来就很小的那条三角裤,她不敢睁眼看这几个老头的眼神,他们一定在色咪咪的盯着自己的下面看,屋里安静的只听的见几个老色狼粗重的喘气声。

快!—-躺到床上!—把大腿张开!—–几个老头同时吼叫着。

可躺在床上的蜜儿,本能的夹紧双腿,怎么也不肯张开。

两个老流氓一人抓住蜜儿的一只脚,用力向两边拉开。

蜜儿发育成熟的女性器官顿时一览无余,那紧闭的两片蚌肉和鲜红的小阴道口激起豹哥无限的兽欲,在蜜儿的一声惨呼中,他毫不留情的把鸡巴从蜜儿张的八字开的双腿间狠狠戳紧,开始了他长达一个钟头的活塞运动,蜜儿娇嫩的下体都快被他操烂了,最先充血胀硬向外翻开的是蜜儿肥厚的大阴唇,两片长着浓密阴毛的大阴唇被操的向外大翻,就好像一件外面是毛的皮袄被解开,露出了光滑的里子。

豹哥狠操的过程中,那4个老头的眼睛一刻不停的贪婪的盯着蜜儿的下体,蜜儿的两片花瓣终于对他们张开,露出了更加神秘的女性花蕊,有几个老流氓已经忍不住开始搓揉自己的鸡巴。

好不容易等到豹哥射了精,这4个老头猛扑到床上,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围住了蜜儿,4根粗大坚硬的鸡巴同时在蜜儿年轻的胴体上抽插、摩擦着—房间里的情?犒y时变得无比淫糜,充斥着女孩声嘶力竭的惨叫,和几个男人沙哑的淫笑,又好像四头年老但依旧勇猛无比的雄狮围住一只白嫩的小绵羊,用他们野兽的阳具在和小羊交配—–女生的惨叫,大床被摇的嘎吱–做响的淫声,直到天濛濛亮才停了下来。

林琳、婷婷和蜜儿在各自的三栋宿舍楼里,都被几个老流氓整整轮奸了一夜,直到天亮才忍痛吃了点饭,喝了些水。

随后又被带到她们昨天下午跳集体舞的大厅,三个女孩被一丝不挂的扔在床上,她们又看到了昨晚见过的那20个老头,只不过昨晚以为他们是孤寡老人,现在却知道他们根本就是20个老色魔!三个年轻女孩突然发现自己正赤裸裸的在床上,同时面对二十个裸体的老头,本能的捂住自己饱满的双乳和长满浓密阴毛的下体。

她们三个的少女羞态更加让这几十个老流氓血脉喷胀,虎哥淫笑着:小婊子!—挡什么挡!—你的小骚逼都被咱爷们几个翻开来看过!—还怕什么?—哈哈!屋里顿时响起一阵淫浪的阴笑。

去洗个澡!—-把这个穿上!—-狼哥把林琳她们的内衣裤扔给她们三个。

林琳她们几个女孩洗完了澡,穿着贴身的内衣裤从浴室红着脸缓缓走出,真如出水之芙蓉,面如桃花,腰似细柳,看得这帮老色魔是心痒难耐,身体的一个部位又开始邪恶的膨胀!豹哥淫笑着说:你们几个小骚货把昨天那个扭屁股的舞,再跳一遍!能不能—–让我把衣服穿上—婷婷红着脸说。

虎哥淫笑着:你身上不是有两块布吗?再废话!老子叫你光屁股跳!林琳她们红着脸,扭摆腰臀,40双色咪咪的眼睛在她们半裸的玉体上上下扫描,不怀好意的盯着这三个女孩饱满的肥乳和浑圆的屁股。